<form id="i92d4"><center id="i92d4"></center></form>
<form id="i92d4"><center id="i92d4"></center></form>
<wbr id="i92d4"><pre id="i92d4"><wbr id="i92d4"></wbr></pre></wbr>
<wbr id="i92d4"></wbr>
<wbr id="i92d4"><noframes id="i92d4"><form id="i92d4"></form>
<form id="i92d4"><center id="i92d4"></center></form>
<form id="i92d4"><noframes id="i92d4"><form id="i92d4"><center id="i92d4"></center></form>
<form id="i92d4"><noframes id="i92d4">

政府采購理論探索-政府采購信息網

供應商之間應該如何“避嫌”?

作者:馬碧貴 鄧永嘉 發布于:2020-04-28 20:46:25 來源:政府采購信息網
    根據《政府采購法》第三條的規定,政府采購活動應當遵循公開透明原則、公平競爭原則、公正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再加上政府采購各方當事人在政府采購活動中的訴求和立場各不相同但又緊密聯系,為進一步保證政府采購活動的公平公正,預防出現不必要的廉政問題和惡意串通風險,回避制度的存在就必不可缺。
 
    政府采購法律法規體系在政府采購當事人與供應商之間存在利害關系時應該回避的問題上已經通過《政府采購法》第十二條以及《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十九條等條款規定得十分明確了,但是在供應商之間存在利害關系或者關聯關系(以下統稱“關聯關系”)時應當如何處理以及是否需要回避的問題上就稍顯欠缺,所以本文就針對以上內容為讀者進行梳理。
 
    法條重現
 
    《政府采購法實施條例》第十八條規定,“單位負責人為同一人或者存在直接控股、管理關系的不同供應商,不得參加同一合同項下的政府采購活動。
 
    除單一來源采購項目外,為采購項目提供整體設計、規范編制或者項目管理、監理、檢測等服務的供應商,不得再參加該采購項目的其他采購活動。”
 
    分析解讀

    單位負責人的定義:
 
    根據《民法總則》第六十一條,“依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規定,代表法人從事民事活動的負責人,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所以筆者認為這里的單位負責人僅指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管理關系的定義:
 
    由于政府采購法律法規體系并未對“管理關系”進行進一步的釋義和明確,所以筆者更傾向于用《公司法》中“實際控制人”的概念來對“管理關系”的定義進行參照。根據《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三)項規定,“實際控制人,是指雖不是公司的股東,但通過投資關系、協議或者其他安排,能夠實際支配公司行為的人。”,筆者認為上述條款的核心就在于“支配”二字,如果在同一政府采購項目中,一個投標人如果可以支配另一個投標人的行為,那么這種關聯關系極有可能導致兩家投標人出現惡意串通的風險,從而影響政府采購活動公平公正,所以當一個投標人是另外一個投標人的實際控制人時,則不應當參加同一合同項下的政府采購活動。

    不同供應商之間存在相同股東的情形:
 
    首先筆者認為,由于股東在未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情況下不是單位負責人,所以該情形不屬于“單位負責人為同一人”。其次,由于在此種情況下僅是不同公司之間存在相同股東,并不是不同公司之間存在控股或者管理關系的情況,所以該情形也不屬于“存在直接控股、管理關系的不同供應商”。
 
    那么不同供應商之間存在相同股東的情形到底應該如何處理,筆者認為要分以下兩種情況討論:
 
    一是不同供應商之間存在相同控股股東的情形。
 
    根據《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條第(二)項規定,“控股股東,是指其出資額占有限責任公司資本總額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總額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東;出資額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雖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依其出資額或者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決權已足以對股東會、股東大會的決議產生重大影響的股東。”
 
    筆者認為如果A供應商和B供應商之間存在相同控股股東,那么就意味著A供應商和B供應商的經營行為就必然被該控股股東支配,A供應商和B供應商在同一采購項目中出現惡意串通的情況就極高,從而影響政府采購活動的公平公正,所以不同供應商之間存在相同控股股東時,則不應參加同一合同項下的政府采購活動。
 
    二是不同供應商之間存在相同股東,但并非相同控股股東的情況。
 
    供應商之間存在相同股東,但并非相同控股股東的情況主要有以下兩種,一是A同時是兩家公司的非控控股股東,甚至有可能僅是兩家公司的小股東,二是A只是一家公司的控股股東,在另外一家公司為非控股股東,或僅為小股東。在上述兩種情況中,從法律上講,A都無法同時支配兩家公司,所以其對政府采購活動的公平公正原則影響有限。筆者認為,從防止矯枉過正的角度出發,上述情況除非有其他證據證明兩家公司出現惡意串通的風險極高,否則不應當禁止上述兩家參加同一合同項下的政府采購活動。
 
    在政府采購活動時間中,經常還會出現參加同一合同項下的政府采購活動的兩家供應商的法定代表人或其他主要負責人是夫妻或者存在血緣關系等其他復雜情形,在此種情況下,上述兩家供應商是否應該“回避”也是實踐中急需解決的問題呢?筆者將在以后的案例分析中再通過案例為讀者進行分析。

版權聲明:

本網發布內容凡注明來源為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的,表明“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擁有其版權或已獲得授權,內容形式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政府采購信息網/政府采購信息報,標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其他來源稿件,本網已標明出處及作者,轉載僅為信息分享,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相關權益人及時與我們聯系。

網友評論
  • 驗證碼:
 
     
AV国产中国_av国产专区_国拍自产免费_av国产综合